您现在的位置:

凝灰岩 >

[小小说] 烩面飘香

  在豫东这个小城,烩面算得上最大众的美食了。
  
  小城西街有一家杨记烩面馆,门面不大,生意却好得不得了,顾客常常多得排队。生意这么好,全仗掌勺的烩面师傅老高。老高干这一行近二十年了,手艺十分了得,做出的烩面真是绝了,面筋软透亮,汤鲜香四溢,盛进大海碗里,再捏上一撮儿鲜嫩的香菜韭黄这么一点缀,别说吃了,就是看上一看,闻上一闻,保管把人的口水给勾出来。
  
  生意好,自然会有人眼热。这天一大早,老高去店里上班,走到半道,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上前搭讪,客客气气地请老高借一步说话。
  
  男子自称姓王,是东城新开的“王中王美食城”的老板。这个美食城老高知道,是目前小城最豪华、最高档的餐饮店。王老板喝了口茶,大大咧咧地说:“高师傅,我是个直肠子,不喜欢拐弯抹角,咱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的美食城也是主打烩面,今天来就是想挖你这个人才,工钱尽管放心,绝不会委屈您,杨家烩面给多少,到我这里翻倍。”
  
  老高一下子明白了,敢情这王老板是来挖墙脚的。他客气地摇摇头,笑笑说:“王老板太高看我了,我就是一个做面的,哪里值得您这么抬举?”王老板说,小城的烩面他几乎尝了个遍,就数老高做得最地道,今天是铁了心要请他。老高收敛了笑容,认真地说:“王老板,您的生意已经那么大了,为啥还要挤兑我们这些小店呢,给别人留口饭吃不好吗?”
  
  王老板吃惊地瞪大眼睛说:“这都啥年代了,高师傅还有这样的老观念?没听人讲嘛,商场如战场,要想生存,只有竞争。”
  
  老高无奈地摇了摇头说:“王老板啊,大道理我不懂,不过至少还明白一点,无缘无故地弃人而去,可不怎么地道!”王老板没料到老高对他提北京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出的优厚待遇毫不动心,刚要再劝,老高拦住他说:“真对不住您,我感觉现在就挺好的,不想乱折腾。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王老板碰了个软钉子,看着老高离去的背影,心里直纳闷。也难怪他想不通,老高可是杨记烩面馆的元老,并且和现在的小老板杨华的爹是把兄弟,二人意气相投,处得跟亲兄弟似的。杨华的爹临死前,握着老高的手,把烩面馆托付给了老高。这种感情,哪里是几个钱能动摇的?
  
  可是,有句老话说了,有钱能使鬼推磨,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老高一样经得起重利的诱惑。
  
  这天,老高忙完,杨华凑过来,说有事要和他商量。老高问什么事,杨华吞吞吐吐地说:“高叔,今天王中王美食城的王老板……来找我,说有一笔大生意……要介绍给咱们。”老高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要不是杨华提起,他几乎把王老板这茬儿给忘了。杨华接着说:“王老板说,他们店每天有一百多份的烩面外卖,他说咱们店有实力,打算给咱们做,并且每碗价格还高两块钱。”
  
  老高不动声色地说:“有这么好的事儿?恐怕得有啥条件吧。”杨华面带羞惭,硬着头皮低声说:“条件是……咱们得换一个师傅。”老高点点头,“哦”了一声,看着杨华说:“那你是咋打算的?”杨华低着头,小声嘟囔道:“�@不就是跟您商量的嘛!”
  
  老高默默地丢掉抹布,提醒他说:“孩子,千万别上他的当!”接着,他把那天的事儿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杨华,“他这是釜底抽薪,要把咱们挤垮呀。”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杨华竟然说:“怎么会呢高叔。您想,咱们的店面就这么巴掌大一点,撑破天每天能卖多少份?现在有这么多单子攥在手里,不说店面的顾客,就订单这一项,咱的生意就能翻番;您呢,什么因素导致癫痫频繁发作到他那里,工资也加倍,这有什么不好呢?”
  
  老高气得差点背过气去。这要是换了自己的儿子这样说,他早一个耳光抽过去了。见杨华如此不争气,他点点头,想了想说:“杨华,你是老板,大主意当然该你来拿。既然你觉得这是好事,我也不好再说啥了。”说着,他转身到后厨取来一个塑料包,递给杨华说,“你放心,高叔不会赖着不走的。不过走之前,送你一包东西,也许将来有一天能用得上。”杨华疑惑地看着手里的包,想要打开,老高说:“这是咱杨家烩面特制的秘方配料,拜托你一定要保管好。”
  
  杨华羞得无地自容,小声喊了声“高叔”,便不知道再说什么。老高嘱咐完,长叹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
  
  王老板如愿挖来了老高,欢喜得心花怒放,对老高百般抬举;老高也没让王老板失望,过来不久,就把美食城的烩面生意经营得风生水起。王老板特意打出广告:本店烩面由原杨家烩面师傅主理。这么一来,生意更加火爆了。
  
  当然,王老板也没有食言,真的把外卖的生意给了杨华。杨华新请的师傅虽然烩面做得一般,但有这些单子顶着,营业额确实比以往高了一大截。
  
  只是,往常那些店里的常客渐渐少了起来,再后来,每天就只有那么稀稀拉拉几个人了。
  
  更让杨华始料未及的是,慢慢的,那些外卖的单子也开始急剧萎缩,店里的流水大不如前。他这才回过神来,心说王老板这招太狠了,一碗迷魂汤就能让他找不到北,现在可好,不管是老客户还是新客户,都被他不留痕迹地又给拉回去了。他开始后悔,当初自己不该头脑发昏,把高叔给赶走。
  
  他硬着头皮给老高打电话,可求救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每次都是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只能不痛不痒地哈尔滨到哪家医院看癫痫病好问候几句。老高呢,明知道他的心思,却压根儿没有再回去的意思。
  
  杨华苦苦支撑着,但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令人奇怪的是,过了不久,美食城的生意也慢慢地差了起来,大家都说,老高做出的面吃着不是那个味了,总感觉缺了点什么。
  
  王老板也感觉有点不对劲儿,问老高咋回事。老高挠挠头说:“老板,我就跟您实话实说吧,当初我从那边店里带来的配料用完了,缺了这个,我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是白搭。”
  
  王老板吃了一惊,忙说:“那就赶快再配制啊!”
  
  老高愁眉苦脸地说:“您说得轻巧!没有配方,我拿啥配?”
  
  王老板想了想,拍拍脑袋说:“杨家那小子肯定有。”老高点点头,说:“不过,那可是人家传家的秘方,恐怕不会轻易给您,我看这事难成。”
  
  王老板冷笑一声说:“难成?我就不信了,这世上还有钱办不成的事儿!你等着瞧!”说完,王老板风风火火地出了门。
  
  此时,杨记烩面馆已是门可罗雀,眼看要关门歇菜了。
  
  看到王老板,杨华气得真想上去揍他一顿。可转念又一想,这事哪能都怪别人呢,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如果不是自己犯浑,怎么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境地?
  
  听王老板说明来意,杨华强压怒火,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想都别想!
  
  王老板也不生气,说:“小兄弟,咱都是爽快人,三万五万的,你开个价,我要是还一个子儿算我欺负你。”
  
  杨华听了,心里一个激灵。几万块钱,的确能暂时渡过难关,让他好好喘口气了。可他转念一想,自己已经栽过一个大跟头了,如果石家庄有多少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再把父亲留下的最后这点东西卖掉,别说别人,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了。想到这,杨华冷冷地说:“王老板,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你就别再费口舌了,就是饿死,我也不会卖。”
  
  王老板没想到还真有钱办不成的事儿,气得一跺脚出了门。
  
  看王老板垂头丧气地无功而返,老高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停了停,他拿出兜里的辞职报告,轻声说:“老板,没有配料,我在这里也就没什么价值了,依我看,您就再请个师傅吧。说句掏心窝的话,就冲您这魄力,肯定能请到好师傅的。”王老板没办法,觉得再用这么高的工资养着老高确实不划算,就放了老高。
  
  回到杨记烩面馆,只见里面空荡荡的,老高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百感交集。
  
  杨华正百无聊赖地玩手机,看到老高站在门口,一下子愣住了,少顷,眼圈一红,有点哽咽地喊了一声:“高叔……”
  
  老高也眼眶发热,他轻轻地拍拍杨华说:“没事,吃一堑长一智,从哪里跌倒咱就从哪里爬起来。”杨华悔恨万分,一个劲儿地自责,请求老高原谅。老高说:“当初你那样做,确实挺让人伤心,不过——”他话锋一转,“这一次表现不错,经受住了考验,像个老板的样儿。就冲这一点,高叔也得回来。”
  
  杨华听了,忙从柜台里拿出那个塑料包,羞愧地说:“高叔,咱的配料只有在您手里才是宝贝,新来的��傅不愿用,也不会用。”
  
  老高哈哈大笑起来:“有啥不会用的,还不都一样?”见杨华不解,老高认真地说:“实话告诉你吧,根本不是啥秘方,还是那几样原料。要想做出好吃的面,单凭那点配料哪里能行?孩子你记住,真正的手艺不在手上,在心里。”

© zw.yxlqu.com  地层小区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